非公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宋建武:
发布时间:2021-10-12 13:20

  10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到,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征求意见稿出台后,对传统媒体、自媒体将会有何影响?新京报传媒研究对话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导,中宣部媒体融合专家组成员宋建武,对此意见稿进行解读。

  事实上,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相关业务,是一直以来执行的政策,这次算是一个重申。而非公资本以往那些不合规范的投入将会被清理。对于媒体而言,有没有非公资本的进入,都要审视自身的发展。

  10月8日,国家发改委《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到,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引发社会关注。

  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以及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机构等。

  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涉及、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方向、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

  传媒研究:国家发改委征求意见稿中指出:“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在负面清单里加入了“公众账号等”,如何理解新加入的这句话?

  宋建武:这个所谓公众账号,指的是:比如新京报的某个号,冠以新京报名义,这个号就不可以交给非公资本去运营。比如,征求意见稿指出,不允许非公资本举办媒体峰会,都是属于延展性的规定。

  现在存在一种现象,新闻机构会把一些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外包出去,这就导致新闻机构商业化严重,也失去了自身公平公正的新闻立场。征求意见稿明确,已充分注意到了“平台寄生效应”,正在从规范新闻从业规则和维护新闻传播秩序的角度,提出了具体的管理要求。

  如该负面清单推行后,主流媒体相关子账号、子栏目应在具体业务上进行厘清,将新闻内容生产、传播等核心业务与市场化经营业务完全切割分离。媒体应要加强子账号、子栏目监管,严防相关经营业务涉足意识形态领域,不断强化和提升对意识形态风险的防范能力、预警能力及应对能力。

  宋建武:为什么强调重申呢?因为征求意见稿的这些规定原来一直都有。有些是根据新的情况做了一个明确。比如说像公众账号,过去就没有这个事物。现在有互联网平台以后,等于是对原来政策的一个延伸。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2019年版、2020年版,在禁止准入事项中,对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新闻信息采编业务均有描述。

  2019年禁止准入事项第5项的措施描述,在2018年“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的基础上,增加了“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资经营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2020年禁止准入事项措施描述与2019年相同。

  今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是对前几年的丰富和补充,从“股比限制”到“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再到“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

  事实上,根据中国政府网信息,国务院曾在2008年下发《关于非公有资本进入文化产业的若干决定》,其中提到,非公有资本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通讯社、报刊社、出版社、广播电台(站)、电视台、广播电视发射台(站)、转播台(站)等。

  而经营方面暂不受限制。2010年,新闻出版总署发布《关于进一步推动新闻出版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到:鼓励和支持非公有制文化企业从事印刷、发行等新闻出版产业的有关经营活动。

  宋建武:微信公众号,包括微博、今日头条等互联网商业平台上的个人账号(俗称自媒体),你自己办的,还是可以办。但是非公资本兴办的各类机构,包括个人,不能去做有新闻报道资质的正规媒体公号的运营。比如,新京报、北京日报等机构媒体在第三方平台上的账号,凡是以媒体名义申办的,都是不允许非公资本运营的。这个政策从传统媒体时代到今天都是一贯的。

  开设和运营个人账号目前并没有被列入负面清单。从中央关于“全员媒体”提法的角度看,未来应该也不会禁止。广大人民群众的表达权仍然会得到保障和尊重,负责任的公共讨论依然会有空间。但是这些个人账号是不可以做新闻报道的,包括时事性评论,应该都会纳入监管范围。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公众号报道的信息,也都应是非时政类信息,其讨论的话题,也都应是非时政的话题。

  这个负面清单的内在逻辑,就是不允许商业利益干扰正确导向,不能任由商业动机驱动的各种谣言和哗众取宠的错误言论污染网络空间,由此推论,未来利用互联网商业平台的便利搞所谓“内容创业”将会成为伪命题。

  “自媒体”一般不被认可其为媒体,而称为“网络公号”,也有相应的管理规定,只要符合规定,且没有提出新的要求,网络公号应该是在这个框架下运行。

  征求意见对于门户网站、自媒体而言,时政要闻或者涉及国计民生的新闻会重点限制,但科技或者行业类的、知识普及类的等应该不会有明确要求。

  但是资本花钱去买媒体怎么干,或者说把频道版面买了以后,资方来弄,这些都不允许。要防止利用热点事件进行过度炒作,或者诱导,趁机制造焦虑。不能够通过新闻热点事件形成对整个的干预。下一步新闻类直播可能也是重点关注的方向。

  任何时候,、恶意营销,通过制造焦虑来收割网民的,什么时候都是打击的对象,都是国家监管的重点领域。

  传媒研究:一些网络平台都是非公有资本,它们是否能开办传媒业务?其业务板块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新闻内容,该如何理解这一现象?

  宋建武:那些网络平台获得的资质叫做信息的转发权。它们只能发布权威信息,新闻信息的原创是禁止的,不允许它们发原创内容。但过去确实存在客观上打擦边球的现象。这次的规定,其实就是继续把相关政策从严予以落实。

  如果意见稿最终通过,对主流媒体、商业媒体而言都意义重大。中国社会科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黄楚新在接受采访时讲到:对主流媒体而言,将敦促其进一步划清新闻业务和经营业务界限,确保新闻业务始终坚持正确方向、导向和价值取向,以实现社会效益为根本。对商业媒体而言,该负面清单为其指明了“不可为”的领域,进而也为其业务拓展指明了具体方向,使其更专注于所擅长领域,有助于更好发挥其创新创造活力。意见稿通过后,在为各类资本提出要求的同时,将有助于媒体领域各类主体充分发挥比较优势,突出“长板”效应,更好实现资源配置和优势互补。